当前位置 >> 媒体聚焦
北京养老机构逐年增多,利好政策吸引各路资本涌入。
发布日期:2017-01-15  浏览次数:915  发布人:韩伟
简 介:从2014年到2016年,北京养老市场最大的变化莫过于养老机构的逐年增多。但专业法律人士认为,大部分养老机构赚的钱多来自于政府的政策补贴,例如,建设补助款、税收减免政策、购买服务等等。这在一定程度上造成了政府较为强势、机构较为弱势的现状。
从2014年到2016年,北京养老市场最大的变化莫过于养老机构的逐年增多。但专业法律人士认为,大部分养老机构赚的钱多来自于政府的政策补贴,例如,建设补助款、税收减免政策、购买服务等等。这在一定程度上造成了政府较为强势、机构较为弱势的现状。

  随着老龄化的加速,养老市场的空间也在不断加大,各路资本纷纷涌入。养老智库的发起人朱平认为,这些机构主要还是看中了政府的激励政策。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目前,我国60岁以上老年人口达到2.22亿,占比为16.1%,其中65岁以上老人达到1.4亿,占比为10.5%。预计到2020年,60岁以上老年人口数量将达到2.48亿,且失能老人数量持续增加,目前失能(半失能)老年人总数已达4023万。

  2016年7月,民政部、国家发展改革委公布《民政事业发展第十三个五年规划》,要求到2020年每千名老年人口拥有养老床位数达到35至40张;2016年12月,国务院印发《关于全面放开养老服务市场提升养老服务质量的若干意见》,为申办养老机构扫清不合理审批程序;再到日前民政部、发改委、公安部等又联合印发的《关于加快推进养老服务业放管服改革的通知》,要求进一步调动社会力量参与养老服务业发展的积极性,降低创业准入的制度性成本,营造公平规范的发展环境。这无一例外为各路资本进入养老市场扫清了障碍,创造良好的政策空间。

  现实中,政策对于养老机构的发展能带来哪些利好?养老市场近年来发展情况如何?由养老智库发起人朱平牵头、组织撰写的“北京养老白皮书”系列报告,以北京为例作出了解读。

驿站式养老服务受青睐

  从事养老行业多年的朱平告诉法治周末记者,为了能更深入地了解养老市场的发展动态、规律,为养老机构作决策提供相关的依据和数据,从2012年起,朱平着手调研北京养老市场。

  2014年开始,朱平牵头、组织撰写“北京养老白皮书”系列报告,到今年的2月6日《2016年北京养老机构发展调研白皮书》出炉,已是第三份报告。
  “从2014年到2016年,北京养老市场最大的变化莫过于养老机构的逐年增多。”朱平告诉法治周末记者,除了国家层面的利好政策,近年来,北京市民政部门先后出台《北京市居家养老服务条例》、居家养老“养十条”等政策,正在逐步构建起市、区、街道、社区的四级养老服务体系。过去在市区很少见到养老院,现在分布在各个社区街道。

  其次,驿站式养老服务可以说是2016年的“热词”。

  朱平解释,所谓的驿站式养老,就是社区养老,和传统意义上的养老院不同。一般养老机构都在50张床位或以上,而这些驿站有的仅10张床位。这是近几年北京市力推的一种养老服务新模式。这些社区养老中心朝着小规模、多功能的方向发展,辐射居家。

驿站式养老服务的快速发展还与2016年养老机构床位趋于饱和密切相关。白皮书数据显示,2016年,北京市养老机构实际入住人数为75721人,实际入住率约为57.6%,比2015年的58.2%略有下降。

  “这还不算没有在民政统计范围内的养老机构,如果一并算入,北京地区养老床位空置率已经快接近危险水平。”朱平说,随着床位数趋于饱和,土地、房屋价格的不断上涨,靠新建养老院取得建设补贴的做法也会逐渐被行业淘汰。在这种情况下,小规模、多功能服务的养老驿站就显得更加灵活,能够为居家养老提供有力支持。

  朱平告诉记者,在政策方面,随着今年国务院出台的《关于全面放开养老服务市场提升养老服务质量的若干意见》中“在民政部门登记的非营利性养老机构,可以依法在其登记管理机关管辖范围内设立多个不具备法人资格的服务网点。”当然政策出台到具体落实还需要时间,但此项政策确实将更有利于推动这种小型驿站式养老服务的连锁式发展。

护理费用有待提高

  目前养老机构护理费用较低,收费结构有待调整。白皮书数据显示,在2016年新开业的养老机构中,只有一家,最低护理费达到每月3000元,其他养老机构的护理费月均不超过2000元。

  纵观近几年养老院费用的情况,2012年新开业养老院平均收费为3000元/月,2013年平均收费为4542元/月,2014年平均收费为5252元/月,2015年的平均收费为5604元/月。

  “养老院费用在不断增长,但迅速增长的只是床位费,护理费用增长幅度较小。”朱平说,尤其是,2016年新开业的养老机构平均收费为6447元/月。护理费平均1612元/月,占比仅为25%。其中床位费平均3605元/月,数额过高,占比为55%,且还有增长的趋势。

  朱平认为,这个数据除了与北京地区房价不断上涨有关,还与目前养老机构以提供居住为主要经营思路密切相关,一些机构对于服务带来的长期价值几乎没有关注到。

  “如果不提升一线人员的待遇,就吸引不到和留不住优秀的人才。作为标准的服务行业,如果无法提升服务水平,何来服务的价值?”朱平说。

  朱平介绍,护理人员一般都有三个去向——养老院、医院和保姆。目前北京保姆月收入基本上都在四五千元,有的甚至上万元。相比之下,养老院除了为护理人员缴纳保险外,3000元左右的护理费用,并没有多少竞争力,如此便导致护理人员流失。

  据白皮书中介绍,人员流动较大的还在于,筹备中的养老机构更愿意出高薪聘用有运营经验的管理者,而已运营的养老机构,由于盈利较为艰辛,往往在薪酬方面较为理智,由此导致,机构中有过一段运营经验的管理者多跳槽去新的公司。

  除了机构方面的问题,中国老人退休金较少,购买力不足,这也导致了行业不景气,养老从业人员的流失。

  白皮书显示,2016年,北京地区退休养老金月均3573元,且养老金体制较为单一,而新增养老院月均收费6477元,相差近一倍。

  朱平说,相比之下,日本养老模式值得我们学习。在日本,40岁之后,每个公民都需要交纳“介护保险”,属于强制险。退休后,经过相关部门的评估,老人可以居家、购买服务等等,所需费用,90%都由政府负担,这便大大加强老人的购买能力。

仍需加强法律规范

  “为了养老市场的健康发展,还需要加强法律规范。”北京大成律师事务所律师、律维公益创始人、养老公益项目负责人卢明生告诉法治周末记者,目前开设养老机构需要的投入非常大,一个合规的养老机构没有几千万的投资是开不起来的。但是与之相对的,养老人群消费水平比较低,市场也刚刚起步,利润较低。

  在这种情况下,大部分养老机构赚的钱多来自于政府的政策补贴,例如建设补助款、税收减免政策、购买服务等等。这在一定程度上造成了政府较为强势、机构较为弱势的现状。

结合自己所经历的法律实务,卢明生律师说,“在我们接触到的养老机构案例中,涉及到与政府之间的官司比较少。有些案子是,经营好了,政府一换届,就拿给别人经营了。”

  卢明生举例说道,北京某公建民营养老机构的运营商(原告)起诉北京某政府相关部门(被告)。此案中的原告与被告签订了承包经营合同,合同到期后,原告根据合同法中“同等条件优先续租”,希望能继续承包养老机构,且该公司运营养老机构期间,运营状况良好,且得过不少奖励。但这都没能被认定为其优先续租的条件,政府相关部门还是将其承包给了其他运营商。打了几年的官司,原告最终败诉。

  “目前,养老机构一部分经营不善,但有的一旦经营好了,就被很多人盯上了。”卢明生律师说,由于目前多数公办养老机构明面上实行“委任制度”,实则承包出租给运营商。不公开的“行规”导致很多场地无法进行公开招标,在这种状况下,有没有寻租空间就很难说了。

  卢明生律师建议,现在政府部门需要做的,是公开程序,统一标准,让公司公平竞争,唯有这样才能营造一个健康有序的养老市场,促进养老市场供求不平衡状况的有效解决。


来源: 法治周末 宋媛媛
本文地址:http://www.crect.cn/show-mt308.html 转载请注明出处,谢谢合作!
客户服务热线:0411-39350255
Copyright © 2016 www.crect.cn 中房养老产业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网站备案:京ICP备16011142号 技术支持:大连华艺网络